杨宁: 创业者要谦卑、接地气

2015年4月18日,在全球创新论坛上,杨宁作为年轻的“资深投资人”,对当前创业环境讲述了自己的看法:

要谦卑,接地气

我们从国外回来,创业这十几年,学到最多的是什么?尤其高大上的创业者,提个忠告,我也是从美国斯坦福回来,也算高大上的创业者。

第一个最大的问题是好大喜功,做不到特别大就对不起自己的学位,对不起自己高大上的团队。最后发现如此好大喜功,扛不住。

第二点是什么,就是中规中矩的规矩太多,在做事情的时候,看法律法规不让做这个事情,就不敢做了,其实他没有发现在中国法律法规是会变的,是会演进的。如果不合理的话,逐渐会调整,所以一定要以一个发展中的眼光看问题。

举几个例子,几十年前街上亲嘴是很严重的问题,犯的是流氓罪;从广州拿一批货到北京卖,这就麻烦了,投机倒把罪;如果说找几个人,每个人出点钱几个人做点生意,这是非法集资罪。现在看这个法律法规,街上亲嘴叫谈恋爱,拿一批面膜放到微信上卖,这叫微商,如果筹一些钱,这叫众筹。法律法规是会演进的,你在做事情的时候,中国大量的不是红灯,而是黄灯,很多高大上团队犯的最大的一个毛病就是顾虑太多。只要明白总理的心,有一个正确、主流的价值观做事情的话,就不会犯错误,这是我给很多创业者的忠告。

第三点,最重要的就是管理缺陷,很多的海归创业者都是说中文的,在中国管理,其实是有很大问题,虽然同样说一句话,意思就不同,因为语境不同。国外批评一个人很正常,咱是叫做对事不对人;中国就不行,你话说狠了,团队很不高兴,就跟你产生隔阂,未来管理就出现很多问题。在国外是理想主义情怀,在中国的话就发现人情世故是非常重要的,非常关键的。也就是说国外回来的人,说难听一点就是情商就是一个白痴,好听一点叫可爱。在国内,你这种情商白痴要吃非常多的苦头,因为非常不接地气,所以重要的就是接近于中国的社会。尤其美国的高校,你会感觉美国有点像理想国,非常多的理想主义的情怀在里面,在斯坦福特别像个山谷,学了非常多的知识,感觉非常美好,从斯坦福出来的人有一个情怀就是我要改变世界的,非常美好,但是到中国你会发现这是现实世界。在美国创业是非常开心的,快乐的投资,快乐的搏斗,但是在中国很少听说叫快乐的创业者,更多的是苦逼的创业者。我到美国之后我问,为什么喜欢在旧金山,而不在硅谷,他们周五晚上出去喝酒,周末不上班,咱就中国创业公司起码六天工作制,很多是七天工作制,没办法。你要创业就没有业余生活了,在美国不是这样的,人家是有周末的。

另外一点,在美国大家做事情很正规,很正常,你要做市场活动,在中国你要小心点了,比方你的团队黑你的钱。国外回来的话不知道这一点,做市场活动投了广告,投了一堆电视广告,投了路牌,你不知道团队从你的广告费里头拿了很大的回扣,把你辛辛苦苦创业的钱装去腰包里了,你还觉得他干的挺好。

因为西方整个精神体系是耶稣的理想国而创办的,西方一直是说耶稣提出的理想世界,天堂,大家为这个事情而活。

创业者如何调整自己的心态,这个非常关键,也就是说如何去贴近现实市场,如何接地气,最重要的要有一个谦卑的心态,尤其高大上的创业团队,尤其名校的创业团队,必须要摆正心态,必须接近这个世界。像阿凡达最后跟本地的土著,头发连在一起的时候,真的融入到这个土著当中的时候,这个才是真的入世了。对于创业者来说也是一样,可能地位不如你,学位不如你,但是在中国市场有很多你可以学习的地方。

在斯坦福感觉像一个山谷,像修道一样,可能学到非常多的知识,非常多的理论,非常多的技术等等,但是对于一个道士来说,如果不下山,如果不进入到现实世界,永远突破不了。当然在这个过程当中,有很多人下山之后死掉了,创业不成功,但是成功的那些全都是努力的人。所以在最后我想给大家讲,我们现在是生活在一个最好的时代,这个时代该干的事要不然创业,要不做投资。

 

我们过去的成功从哪里来?

因为我们是从美国的名校出来的,是海归,当时中国是一个信息非常不对称的时代,我们回国之后发现中国创业者在创业方面跟美国有很大的差距,中国了解到的知识都是课本的,而且课本是过时的,在我们创业的时候我们当时就从美国回来带很多书,甚至编程方面的书,最新的互联网的PHP等等,对中国技术人员非常陌生,我们必须带回来。

有一个感觉,我们感觉我们回到中国,我们来自于美国海归,整个社会把我们摆到一个神坛上,有一个光环,这是优势。其实我们回国之后,本土的创业者我们感觉他们特别土,感觉是一群土著,我们像阿凡达电影里头我们都是先进人。当时我跟周鸿祎聊天的时候,说你看看你们当时从美国回来,融那么多钱,不停烧钱、挖人、高薪,我们本土的融不到资,都是做项目挣钱养团队。搞的整个创业市场鸡犬不宁,觉得我们特别不靠谱,而他们融不到钱,原因是什么,原因是英语不好。在中国土著的创业者里只有一个,像我本人;或者李彦宏;融到资的还有谁,马云,因为他是英语老师,那个时候只有说英文的VC是真正的投资创业创新。导致什么呢?好像我们带着先进武器来的,像阿凡达里头的人类一样,进入一个星球,我们是带着先进理念,带着外国的资本征服这个世界。我想大家看过《狼图腾》,我们跟羊没有关系,甚至把狼杀掉,因为我们代表的是先进的思想和理念,这是我们当时的想法,当然这个发生了很大的变化。

在那个时候融资只是海归们的事,因为跟本土创业者融资,简直是不可能,没有人投资,所以当时融资都是去硅谷或者去波斯顿、纽约,甚至香港、新加坡。2000年以后中国的创业环境发生截然不同的变化,大家看到越来越多的创业者投身到创业创新当中,更多本土的投资人,所以到现在整个就是已经是打破了创业的壁垒。

本土VC的壮大,在现在这个社会,如果出去融资,如果再继续拿一个英文的PPT融资,我敢保证你融不到资,就算西方大的,像红杉等等这些大的国外VC,都有中国很强大的投资团队,所以看商业计划书都是看中文的。看PPT是英文的话,会说你在中国创业是不可能的,是不靠谱的。所以就是说整个风投的方向,从依赖于美国,依赖于西方的投资主导完全转变于中国是真正的风险投资中心。甚至讲到总理提出大众创业、万众创新的概念,导致中国立马实现快速发展,以前是热点,但是也不是最大的热点,现在中国是世界上创业第一大国,这是超过美国的。论创业者、金额,我相信中国是远超于其他国家的,尤其新一代的领导人提出的口号,所提出的方向,全社会的投资人们积极响应整个国家都为了创业创新沸腾起来,我们就看到了中国本土VC的壮大,甚至看到硅谷的创业创新项目在美国融不到资的情况下,到中国去融资,去支持他们在美国的项目,美国的发展,这个在过去都是非常不可思议的一些事情。

 

政策大好,竞争惨烈

整个国家政策性导向,导致大量的资金,大量的创业者都涌入了创新的市场,新的一些政策,你简直不可思议的,觉得几乎不可能的一些政策引导,比方说教育部发文,如果说在校的学生去休学创业予以支持,这个在之前不可思议。我在清华演讲的时候,计算机系的系主任找我们谈话,说你们不能用那么多的学生,白天上课,晚上打工,说这是不行的。后来我再去清华讲的时候,就说还让我讲创业创新,现在是个全新的时代。

对于现在的年轻人,对于现在的在校大学生,在他们毕业的时候,如果不去创业,感觉很丢人,周围的同学们都在创业,都在做新的公司,在谈商业计划,这真的有点像在60年代的上山下乡的过程,你的同学们都在农村,去边疆,你还在学校里读书,这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,现在创业创新也是这样,就是整个国家进入一个全新的创业创新的时代。像我这样的创业者,像我这样的天使投资人,如果不从事创业,如果不从事天使投资,将错过你人生当中最好的时间段。

现在由于互联网出现,中国和西方的知识鸿沟或者信息不对称,已经完全打破,在当年回国创业的时候,效仿的是谷歌、脸谱,中国在模仿,还有C2C,当时就说国外挺火,现在发生了什么事情,已经不是在抄袭大公司了,现在抄袭的是硅谷的创业公司。我在美国见的创业公司,他们觉得非常崩溃,他们说我们公司几个人,我们刚做这个东西,还不知道行不行,中国已经出现模仿者了,因为中国也不知道行不行,刚听说有一个团队做这个东西,可能很火,我赶紧抄。就是说整个感觉信息不对称完全没有打破,但是现在跟世界任何的一个创业热点是完全同步的。也就是说我们已经没的可抄了,剩下只能是创新了,已经把美国抄尽了。

在过去我们创业的时候,融资很困难,因为资金非常稀缺,我们必须跑很多风险投资机构,才能拿到钱,因为他们对中国整个创业创新的投资是非常少的。现在已经完全不一样了,现在是资金非常富裕的时代,大家看到那么多PE、天使投资人的涌现,导致大量的企业都拿到了投资。一个事情分成两个部分来看,一个容易,一个难,以前难,创业没有钱,也是好事,为什么,竞争没那么激烈。最早创业的时候,每个细分市场只有几家公司在做,现在任何一个细分市场,包括火的O2O行业,上门做任何事情的,每个细分行业都一百家、两百家公司来做,这个情况太恐怖了,所以说竞争是非常恶劣。因为现在这个时代,因为融资比原来容易很多,所以一个事情要看两面。几乎所有的市场都不是红海,而是血海。

本文编自杨宁在“全球创新论坛2015年会”上的演讲稿。

  • B P 投递:BP@letoncapital.com
  • 商务合作:Biz@letoncapital.com
  • 加入我们:HR@letoncapital.com
  • 香港:荃湾海盛路9号有线电视大厦38楼12室
  • 青岛:青岛市市南区东海西路39号世纪大厦二楼
  • 鲁ICP备16015467号-1

微信公众号:letoncapital